日前,孙兴慜来到了济州海军陆战队报到,他将在这里开始一段为期三周的军训生活。但即使只是军训而非服役,也可能会给他带来不少麻烦。


------写在前面------


虽然免除了兵役

但孙“球王”还是逃不掉军训


有人觉得去军训挺好

反正在疫情影响下大家都没得比赛可踢


不过呢,有列文虎克翻看了他曾经的训练画面

发现......



哎呀,这个方向感,军训的时候可得长点心喽~


------正文的分割线------


严格意义上来讲,孙兴慜这次临时加入济州岛海军陆战队第九旅,算不上当兵。两年前雅加达亚运会,在率领韩国队摘取男足项目金牌之时,他就已经获批兵役豁免。但根据韩国兵役法,基础军事训练还是必不可少,而且要在34个月的兵役特别豁免期限之中,履行544个小时的志愿服务。之前奇诚庸、具滋哲和朴柱昊等人也曾经历这段军训岁月,但即使只是军训而非服役,也会给他们带来不少麻烦。


所谓的基础军事训练,时间要比正常服兵役减少很多,一般是在4周左右。普通韩国球员前往尚武或者警察厅服兵役,至少要效力21个月以上。但就算为期一个月左右,基础军事训练也是动真格的,而且几乎不会给予运动员接触足球的机会。


日前,孙兴慜来到了济州海军陆战队报到。


“每天早晨6点半起床,集合后唱国歌出早操。上午是射击和手榴弹练习。射击训练分为三个级别:100米、150米、200米。但我的射击能力并不出众,曾经20枪只能命中7发。至于投掷手榴弹,必须扔出30米远的距离,我还记得有一天完成了20公里的徒步拉练……”


在孙兴慜之前,奇诚庸2016年6月参加4周基础军事训练,也受到各界瞩目。后来回到英国,他曾戏称自己已成为一名“战斗型中场”。“懂得使用枪支和手榴弹,甚至还要接受防生化武器训练。”但在那段日子,奇诚庸完全无法在军营里接触足球。“整个夏天我都是军人,根本没时间考虑足球。虽然军事训练项目不是很难,但在身体和精神层面都很疲惫。”


似乎在外界看来,运动员的身体素质,要比常人更能容易应对这一连串军事训练,但实际上风险也很大。一是训练项目的复杂性和实战性,总是需要挑战各种困难。像射击、投掷手榴弹和行军等项目,球员的体能应该可以应对。但在其他模拟实战过程中,总会人为制造各种障碍。例如气温骤降、子弹卡壳和生化武器突袭等,这就需要当事人在头脑和意识层面接受极大考验。


而且,运动员参加这种军事基础训练,多少都会携带或大或小的伤病参加。但通常情况之下又不会接触足球,这时候除了跑步、行军等体能训练延续往常的方式,一般的足球训练项目都不复存在。因此在很多人看来,运动员结束军事训练之后的身体状态,是最为接近受伤的。


曾在美因茨、多特蒙德效力多年的朴柱昊对此深有体会,他比奇诚庸更早一年接受4周军事训练(因在2014亚运会摘金而获得兵役豁免),所选时间段也是夏天。“那一个月内,我每天都要穿着军靴参与各种项目训练,但其间所使用的肌肉,都是运动员平常不会运用的地方。因此即使不在军训期间受伤,身体状况也会发生很大变化。”


正是在2015年结束军训返回美因茨后,朴柱昊的留洋生涯遭遇波折,出场数由前一个赛季16次锐减到6场,甚至还在同年11月和次年4月,先后遭遇肌肉拉伤和骨骼损伤。这被很多人视为“潜在的军事训练后遗症”。


目前效力德乙基尔的李在城也说过,“一般来说,基础军事训练的潜在影响,需要延续半年才会消失。返回俱乐部重新训练或比赛后,需要格外小心防止伤病。”李在城是在2016年1月,履行为期4周的军事训练,因为提前有所预案,他重返全北现代的融入过程还算顺利。但同期参训的金信煜就没有那么好运气,甚至后来还让崔康熙大为恼火(金信煜和李在城均在2014亚运会摘金而获得兵役豁免)。


金信煜当年忙于留洋欧洲的计划,放弃同队友金承奎、任仓佑等人一起在2015年11月参加军事训练的机会。最终他把履行时间,定在次年1月5日至25日,却因此错过新东家全北现代的泰国冬训拉练。结束军事训练后,为弥补缺席冬训的损失,同时提升身体状态,金信煜一直在家秘密采取大运动量特训,结果导致右腿胯部肌肉撕裂,缺席联赛4周。而在那一年,他直到7月24日才迎来个人赛季第2粒进球。


即使只是短期的基础军事训练,恢复正常的竞技状态都不容易,这同样会困扰到正在军训的孙兴慜。但相比前几位队友,孙兴慜一来加入的是海军陆战队,军训时间要比一般部队减少1周;再有受到疫情影响,目前英超处于停摆状态,孙兴慜即使5月8日走出军营,短期内也无需面对比赛任务。在这方面,他或许要比朴柱昊、金信煜等人,拥有更充足的恢复和调整时间。


不过,三四周的军事训练,还是会极大程度振奋当事人的爱国荣誉感,“如果在韩国发生战争,我愿意回国参加战斗!”2016年夏天完成军事训练后,奇诚庸如此表态。“参加军训前,还不知道军队和军人是如何为国家牺牲的。这4周里,我学到很多东西,知道他们为国家付出多少努力,也为他们感到自豪。韩国可能随时发生战争,我已做好准备,也清楚应该如何应对。”


据称孙兴慜这次加入海军陆战队,将在军训尾声被赋予红色胸牌,甚至还会专门举行授牌仪式。“我们还会利用其他教学时间,在海军陆战队的历史和传统精神方面进行灌输。”


无疑,即使有别于21个月以上的常规兵役,仅有数周的军事基础训练之于这些韩国国脚,仍是不小的考验。但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四代兵役豁免球员中(指获得2002世界杯第四、2012奥运会铜牌、2014亚运会金牌和2018亚运会金牌四批球员),有一人的经历十分特殊,甚至可以称得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前大连实德外援安贞焕,他曾经中途离开军营回到球场!


安贞焕是在2003年6月2日进入部队接受训练,同期韩国队也在组织国际热身赛,分别在8日和11日约战乌拉圭和阿根廷。可就在第一场比赛失利后,舆论开始热炒“缺少安贞焕导致韩国队比赛能力下降”,国防部随即表示,“考虑到强烈的国民舆论,给予特别照顾,允许安贞焕临时返回国家队。”


但当时安贞焕已经参加军训超过一周,根本就不具备上场比赛的条件。很快这件事引起轩然大波,韩国足协迫于压力,主动向国防部提出咨询,最终由后者以《国民兵役生活规定》“执行其他公务而批准外出”条款为由,将安贞焕临时派到国家队。


但最终,剪短头发的安贞焕只是起到提升票房的作用,他在板凳席上静静看完90分钟比赛,随即返回部队投入军训。后来安贞焕说过,“即使那时候上场,我也不会对比赛有所帮助。”而这段荒唐事,后来也长期成为韩国国民热议“有关部门缺乏基本体育常识”的谈资。

文|王晓瑞

编辑|从心



上一篇: 番禺首个动漫 游戏游艺标准 联盟成立
下一篇: 离开美颜滤镜判若两人?新一期节目里鹿晗显年纪,女练习生现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