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公章,还真有夺权成功的先例。

文|金融八卦女作者:六毛


···
“净身出户”、在访谈节目中怒摔杯子、上《吐槽大会》自称“傻白甜”……在一系列迷之操作后,李国庆又因为“抢公章”成了这两天的流量之王。
4月26日上午,李国庆在当当网总部抢走了11枚公章、36枚财务章,留下了一封“收条”,并在公司前台张贴《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据传整个过程只用了十几分钟。
在当晚的媒体电话沟通会上,当当网副总裁阚敏还原了当时的场景:
“除了李国庆外,有7个人,突然闯入当当办公区,其中两位是当当离职的员工,包含他的秘书,都穿着黑衣服的彪形大汉。李国庆的秘书经常在公司盖章,他非常清楚使用公章的流程,抢夺期间没有任何说辞。”
她还提到了一个细节,这或许是李国庆“抢公章”夺权的一个原因:
“今年2月一直向俞渝和公司借钱,或是用于维持早晚读书的经营。”
今天上午,八妹去实地探访了当当网总部,即北京市朝阳区静安中心,在“抢公章”风波后,静安中心的安保明显全面升级,保安和物业工作人员数量较多。
据悉,当当网在静安中心的办公层有两个:8楼主要为员工区域,财务部在此层;21楼主要为高管区域,俞渝的办公区在21楼。
对于“抢公章”一事,物业的工作人员均没有做出正面回答,有员工称“昨天不当值”,也有部分昨天当值的员工表示“无可奉告,不接受任何采访”。
另外,物业提到,今天当当网员工仍然正常上班,但外来人员一律不许进入大厦,如果有采访或者到访人员,必须由当当的某部门经理出来“接人”。
中午,针对“抢公章”一事,李国庆在微博上进行了发声,表示会把这些公章“白天绑在裤腰带,晚上放被窝里”……
不过,对于李国庆而言,当前第一个需要理清的问题是,抢了公章,就等于抢来了当当吗?

1.

/谁的当当?/

当当的股权是笔糊涂账。
相关资料显示,2010年12月当当上市时,李国庆持股38.9%,俞渝为4.9%。2016年9月,当当实现私有化并退市,经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后,彼时李国庆和俞渝的持股比例分别为82.13%和11.04%。2018年4月海航欲并购当当时两人的持股情况是,俞渝持有62.9%,李国庆手中只剩26.96%。
李国庆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过这种变化:2017年,俞渝鼓动李国庆,双方各拿出一半股份留给儿子。当李国庆拿出来后,俞渝以资本市场不看好儿子成大股东为由代持了儿子股份。
如今,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当当网运营方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全资股东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股东持股情况为:俞渝持股64.2%,李国庆持股27.51%,天津骞程企业管理管理咨询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天津骞程)持股4.4%,天津微量企业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天津微量)持股比例为3.61%,剩余上海宜修企业管理中心持股0.28%。
李国庆并不认可上述数据。
根据昨日“政变”后李国庆在当当前台张贴的《告当当全体员工书中》(以下简称《告员工书》)中内容,他认为自己与俞渝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合计持有当当的91.71%股份应当平分,所以他实际应该持有当当45.855%的股份。
与此同时,李国庆还表示他已经得到了小股东的支持,获得了任何意义的超过51%的票数。
不过,当当网副总裁阚敏在昨晚举行的媒体电话会议上表示,当当网从美国完成私有化后,俞渝持有当当网股权52.23%,李国庆为22.38%,二人的孩子持有18.65%(由父母持有)。
他明确表示,公司目前掌握在俞渝手中。
不过阚敏在面对《财新》采访时又表示,两人的最终持股比例将取决于离婚官司的判决结果:

因为离婚诉讼未结束,因此工商资料尚未变更。

财新记者,公众号:财新网李国庆“抢公章”后续:当当称管理层和少数股东支持俞渝

2.

/谁在支持李国庆?/

李国庆在《告员工书》中声称天津骞程和天津微量两个当当股东均支持自己。若再按照夫妻双方股权均分的原则,李国庆自认为实际获得了53.87%的支持。
据天眼查显示,天津骞程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是张巍,此人在当当担任副总裁,同时也是天津微量的股东。与此同时,天津微量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却是阚敏,他也是天津骞程的股东与合伙人。
事实上,除了阚敏和张巍以外,当当副总裁陈立均和当当政府事务副总裁薛刚等人也出现在了上述两家企业的股东或合伙人名单上。
阚敏昨晚对媒体表示,在李国庆“抢公章”事件中,张巍正是支持他的当当网前董事。不过,在一家合伙人企业中,张巍一个人能否代表天津骞程和天津微量?这是个问题。而关于这两家机构中,还有谁支持李国庆,目前亦无确切消息。
阚敏也声称:“其余合伙人对此事均不知情,(张巍的)行为涉嫌侵犯了其他合伙企业的权益。我们正在提出起诉。”
张巍是李国庆的嫡系人马。
2015年,当当数字业务从图书业务部独立出来和原创文学部组成新事业部,并由李国庆带领张巍负责,张巍在李国庆的手下分管一个事业部。
随后,随着李国庆逐渐淡出当当管理,新的事业部完全交给张巍负责。2018年5月,他曾以副总裁兼总裁助理的身份代表当当出席过海航就收购当当网一事召开的重组说明会。彼时的张巍,被外界视为李国庆“图书梦”的继承人。
鉴于上述关系,在此次“夺公章”事件中,他会站出来支持李国庆也在情理之中。
张巍的微博实名认证信息仍然是“当当副总裁,创投合伙人”。
不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表示自己代表的是团队小股东的权益。“团队小股东希望看到公司改善治理结构,希望引入新的投资人,希望当当有更好的未来。”
工商资料显示,目前与张巍有关联的企业共有21家,其中当当的子公司或与当当有直接股权关系的企业占了大多数。不过,这些企业的经营状况并不好,除了不少公司已经被注销或清算以外,还有例如由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版权代理有限责任公司则于2017年开始,连续三年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另有资料显示,张巍自2019年6月到12月期间,曾先后从北京当当联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当当网络文学(牡丹江)有限公司、当科文学策划(眉山)有限公司和北京北京宜读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等当当全资子公司中退出。
耐人寻味的是,在上述张巍退出的公司高管名单中,都可以见到当当副总裁陈立均的身影。
陈立均现任当当副总裁,在2019年当当出版人盛会上,他曾针对彼时李国庆的争议性言论表示,“李国庆是个率性的企业家,他的言论是个人观点。作为当当网创始人,国庆淡出当当管理层已经三年多。”当时他还特意否认了当当是夫妻店的说法,“俞渝是当当的董事长,是她领导高管团队做公司的重大决策。”
此前在2018年1月当当发布的一份针对李国庆负责的事业群的人事调整公告显示,当当自出版、实体书店向张巍汇报,张巍向陈立均汇报,涉及资本事项,向俞渝汇报。而此次调整后,之前对整个事业群负责的李国庆只负责一个公共事业部。
事实上,这张公告的背后,是李国庆和俞渝二人近乎白热化的争斗。
李国庆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8年1月关于要不要卖身海航,自己和俞渝以及管理层的意见出现了分歧,这也导致二人的彻底分开,促使俞渝从他的手里夺权。李国庆声称,自己去负责仅有四五个人的部门后,却拿不到用人权,俞渝还曾把他招来的员工“挤兑”离开。
此外,据媒体报道,对于李国庆的《告员工书》,有些当当网员工的态度耐人寻味。
俞渝对待员工极其严格,逢年过节任何福利都没有,分红也没有,去年第四季度绩效一直拖着,只发基本工资,好多(承诺的)东西都不能落实。
疫情期间,公司的规定是,员工隔离要先用自己的假期,之后再补给员工。但是至今都不让提交补假申请,门槛是当月日均工作14小时以上的人才能提交。“工作14小时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早上9点到,晚上12点才能走。”
“如果李哥回归,我肯定会很欢迎。”
燃财经工作室,公众号:燃财经“法盲”李国庆
俞渝给大家压力太大了。李总(李国庆)说希望疫情期间被俞总(俞渝)裁掉的人能回来,我觉得很好啊,我支持他回来。
腾讯《深网》——探访当当总部:安保迅速升级 有员工希望李国庆回归


3.

/李国庆能成功吗?/


针对此次抢公章行为的动机,李国庆解释称是为了不让俞渝一言堂,合理治理结构。
在《告员工书》中,李国庆表示自己已经在4月24日召开临时股东会,并作出成立董事会的决议,由李国庆、俞渝、张巍和陈立均等五人担任董事。而此前,当当并没有董事会,执行董事只有俞渝一人。
昨日晚间,李国庆对媒体交代了自己的计划,“我接管当当的第一步是拿到公章、财务章,第二步还得组班子;第三步是我进驻当当,开展办公,给俞渝贴封条。”
李国庆的夺权大计能够成功执行吗?不妨参考一下“前人”的结果。事实上,在李国庆抢公章事件之前,港股上市公司雷士照明就曾上演过类似的情节。
2014年8月,雷士照明大股东兼董事长王冬雷率数人闯进总部办公室,在口头宣布罢免CEO吴长江和三位副总裁的职务后拿走公章和相关文件。
第二天,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称,因吴长江未经董事会审批便与三家关联公司私下签订授权协议,董事会决定罢免吴长江的职务,并由王冬雷临时接替。
2015年1月,吴长江因涉嫌挪用资金罪被依法逮捕,此次抢夺公章风波以王冬雷一方获胜而告终。
所以,李国庆能否成功,最关键的还是要看由他召集的临时股东会是否合法。若合法,则李国庆就取得了董事会的授权,他去取回公章也是理所应当的。
不过,当当已于昨晚表示,“按照《公司法》第43条规定,选举董事会需要有三分之二表决权通过,当当网目前是执行董事结构,涉及重大事项变更都需要修改章程。表决数不超过三分之二所以决策都是无效的。”同时,当当还声称俞渝本人和当当网其他管理层股东都不知道临时股东会的召开。
可是,李国庆昨晚主动曝光4月26日,也就是抢公章事件发生同一天的上午与儿子的微信截图,其中显示早在二十多天前,李国庆就已经通知了俞渝参加股东大会,但是俞渝拒绝参加。并且,李国庆的儿子还表示,我觉得这个不是我站队而是所有人都被通知一下。”
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与此同时,关于李国庆抢夺公章的意图还存在着另一种说法。据腾讯深网报道,知情人士称因为俞渝不同意离婚,李国庆抢公章是为了通过搅乱当当股东会和管理的方式,把离婚案、股权分割和当当治理方式置于不可调和的聚光灯下,即便最后无法真正控制当当,至少要达到其平分当当股权资产的目的。
据以往新闻报道显示,在去年十一月,李国庆和俞渝离婚案开庭前夕,李国庆曾对外表示,自己开庭诉求是离婚和平分股权。而在此前,俞渝对和平离婚提出的条件是,李国庆接受自己只持有25%股权的事实。
因牵扯到当当股权的最终分配,这就必然涉及依然悬而未决的李国庆夫妇离婚一案,所以关于李国庆抢公章一事是否合法,此时依然众说纷纭。
不过,如果李国庆最终被认定并没有取得股东大会的授权,那么他抢夺公章,干扰企业正常经营的行为,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在与儿子的聊天中,李国庆对他表示,管理权看你面子让了,想算计我一分钱,我都要拼命。此中或许透露了另一层意思,李国庆并非十分在乎管理权,他在乎的是,有人想“算计”自己的钱。
那个人是谁呢?答案恐怕已经不言而喻了。可是怎样算计呢?这段时间究竟发成了什么事,会刺激李国庆决定此番“铤而走险”呢?
这个答案,或许在不久之后当事人自己就会给出真正的回答。

/ 结语 /

本来是家事,但因为牵扯到股权纠纷,当当被硬生生拖到了台前。又由于情节过于狗血,本来的商业事件也演变成了如今自带话题流量的公共事件。
从当年的电商先驱到如今仅剩0.4%的市场份额,当当的掉队尽管有着多方面的原因。但是在过去的两年,无论是李国庆曾就俞敏洪和刘强东发表的争议性言论,还是其与俞渝夫妻之间的互撕大战,无不给这个品牌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今年的春天还没过完,可当当已经经历了“实体书店暂停营业”,“员工确诊新冠肺炎”等负面事件,此次再遭受李国庆“抢公章”事件,当当势必会跌入更加危险的深渊。网络上已有当当的合作伙伴表示鉴于当当的混乱,未来将不再与其产生商业关系。
李国庆和俞渝都称当当是儿子,可是天下哪有父母如此折腾自己的儿子呢?


—end—

金八传媒往期获得奖项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
添加八妹微信,爱我,就别错过~*



极扬文化(股票代码:873375)旗下金融八卦女APP,有态度、有温度、有深度,1000万人的选择,这里有更大的视界,金融八卦女等你。
上一篇: 送别.MP3
下一篇: 6月好日子送达:为你解锁锦上添花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