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八月底,塞尔维亚都会举办一场世界级的高丸烹饪锦标赛。
成千上万的蛋蛋爱好者齐聚于此,共同烹制着各路风味的美味佳蛋。
同时,他们都想争夺这份令人垂涎的冠军荣耀——蛋蛋杯。

从家庭作坊到专家团队,来到蛋蛋大赛的人们扎起了烹蛋营。
他们纷纷向对手展示着带来的高品质狠货,其中有公牛蛋,公猪蛋,骆驼蛋,甚至是鸵鸟蛋,袋鼠蛋。
个顶个大,鲜艳璀璨,吹弹可破。

“让蛋躁起来吧!”裁判一声令下后,参赛者们开始了漫长的烹饪。
不同的蛋有着不同的烹饪手法,参赛选手佐尔坦·勒瓦伊,作为去年大赛的冠军以及资深蛋蛋专家,他表示:“公牛的高丸是最好的古早炖肉食材。”
他搅拌着一个用木火加热的金属锅,里面装满了蔬菜和大型蛋蛋,他说这些都是朋友屠宰场提供的尖货,“选择最好的蛋是一种责任。”

虽然蛋蛋原本灰色且具有肾脏样的质地让人有些倒食欲,但在经过细心的烹制后,现场散发出的膻香味足以让这里的每个人都变成蛋蛋的囚徒。
“来过高丸大赛的人们,明年他们还会再来。”

位于佐尔坦·勒瓦伊蛋营的左侧,一个厨师不停地翻动着正在炙烤着的蛋蛋,时不时撒一些椒盐。
相比于牛蛋,他表示更中意骆驼蛋自带的独特原味,并且他表示一定要用炙烤才能激发出香味。
“炙烤可以将蛋汁紧锁,用火候的把控来制造爆浆的口感,我们一家人都爱这样吃。”

来自丹麦的专业烹蛋团队则是准备了一份带有黑麦面包,辣根,生菜,黄瓜和羊羔蛋的开胃三明治小吃。
佐以类似于血腥玛丽鸡尾酒,他们叫它凯撒火焰蛋,上面串着燃烧的蛋蛋,一饮而下,既能感受到西西里的浪漫,还能品位到米其林的别致,燃烧的蛋蛋让这份上流味道兼具了吉普赛的狂野。

塞尔维亚本土厨师柳博米尔埃罗维奇,也是活动的创办者之一,他向记者介绍道:“高丸大赛实际上是个充满激情和勇气的节日。”
“参赛嘉宾几乎都是男性,这意味着他们必须直面忧伤,那感觉就像杀死了同一战壕的战友。”
“很多男性气势汹汹跑来,然后他们夹紧了屁股,落荒而逃。”

高丸在塞尔维亚不是特别常见,但也并不罕见。
曾经的塞尔维亚并不富裕,大多数人都不会浪费他们所拥有的肉类,他们把高丸隐晦地称作“白肾”。
“苏格兰人有苏格兰威士忌,瑞士人有奶酪,我们塞尔维亚人有蛋蛋。”这也是当地流传的谚语。

高丸特殊的魔法功效是每个男人愿意将它咽下的秘密。
这要追溯至从前的巴尔干半岛,那里的食蛋文化历史更为悠久。
每个男性一周平均要吃四斤蛋来补充弹药,这也是巴尔干半岛被称为火药桶的另一层意思。
他们以蛋为荣,就像法国人以环法自行车赛为荣。

“小马驹的高丸是最好的,但是公牛高丸也可以。”来自莫斯科的茹科夫斯基透露道。
当他配着拉基亚咽下一颗蛋时,他开始大笑:“真的,你可以问我的妻子。”
“曾经的南斯拉夫总统约瑟普·布罗兹·铁托也是这样一位球迷。”

除去蛋蛋特殊的功效,其实它也有别番的美味。
切片的蛋蛋看起来像嫩肉,如同三分熟的牛排,口感夹杂着猪里脊的韧劲,又带有牡蛎的鲜美。
一旦尝试过的人,肯定还会再吃一次。


大赛现场不时有着金属乐队上台演出,以振奋这份做蛋的活力。
厨师们细细品鉴着不同的蛋料理,酒鬼们噬完手中最后一颗蛋后释放着精力,女孩们互相蔫儿笑着调侃某颗蛋的大小和色泽。

每个人都在烹蛋、送蛋、吃蛋、玩蛋间来回辗转着。
他们一口蛋,一口酒,度过着这个夏天。
希望今年八月塞尔维亚的蛋蛋锦标赛可以如期而至。希望世界和平。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上一篇: 今年五十整的老汉带着他年近半百的小伙伴即将营业啦
下一篇: 他依然可以再红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