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小可爱们晚上好!今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自从钢琴家朗朗和妻子吉娜在“贵圈”打拼后,仿佛成了热搜常客,知名度越来越高。

可以说,有很多观众哪怕没有听过他们弹钢琴,也会知道有个叫朗朗的钢琴家娶了个xiong大腰细又貌美的老婆。



近期,有网友在网上颇为唏嘘地感慨:

“朗朗的太太吉娜本身也是一位钢琴家,最近她做网红去推销燕窝、电吹风等商品”…



羊经常一边理解他们,同时又感到可惜:弹了大半辈子的钢琴就这么“白瞎”了?

可与其在不知名角落苦练技艺,混迹娱乐圈明显更“划算”啊…

在舞台上默默无闻的人,太容易被观众遗忘了。

比如说,那些在大型演奏现场站在最前方的音乐指挥。

甚至会有观众误以为这项工作就是“闭着眼瞎指挥”,没什么学习成本…


他们付出的努力、存在的价值,更容易被人低估。

直到羊看了央视爸爸出的传记片——《不老人生》






《不老人生》第一集的主角就是一位指挥家——郑小瑛,汉族客家人,她是中国第一位女指挥家,今年已经91岁了。



郑老师应该有不错的成长环境:父亲郑维是清华大学庚子赔款后的留学生;母亲温嗣瑛看上去就颇为新潮,是中国第一代女子体育教师。

△郑老师童年时期和父母的合影。


而郑老师本人6岁学习钢琴,14岁登台演出,23岁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习作曲,31岁又被派往莫斯科音乐学院留学深造——音乐指挥的“门槛”沒我们想象中的那么低。



作为时常被观众误解的音乐指挥,郑老师的工作是没有意义的吗?

郑小瑛老师年轻时曾跟随中央音乐学院师生乐队,去太行山里的工厂给工人们演出。路不好走,就硬扛着钢琴这类大型乐器到达了目的地;



但这次的经历让郑老师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并不是一路上克服的艰难困苦,而是女工们的感叹。

“一帮子工厂里的大婶儿大姐们找我,说‘你那天在台上这么一晃啊,那些老爷们儿都得按照你的那个意思做,哎呦,看着好解气哦!’

△郑老师至今都能绘声绘色地再现当年那些女工们的情状。


什么叫解气啊?哎呦,我当时心里好震撼。”



面对央视的镜头,郑老师说的很隐晦:“我的这么一个形象,让山沟里的那些姐妹们心中某些压抑了很久的东西,突然得到了解释和释放。”



对于几十年前在大山里做工的女性来说,站在舞台最前方的郑小瑛给她们呈现出一种全新的女性形象——自信的、笃定的、激情澎湃的、指挥着所有男性演奏者的新时代女性。

这向她们展示了另一种可能性——女性也可以“指挥老爷们”。



那时的郑老师突然发现:那些坐在舞台下观众,并不完全是在欣赏一场音乐会。

看着她的,还有那些类似于当年“山沟里的姐妹”式的女性,她们需要郑小瑛这么一个女性形象去展示另一种人生。



在国内宣传西方音乐经典的同时,郑老师更想做的是把中国的声音带到西方世界。

艺术本就不应该分国界。

在一百多年前,德国19世纪最后一个浪漫派的作曲家、指挥家马勒痛失爱女,受到我国唐诗的启发后,创作了交响乐《尘世之歌》

郑老师将这曲“中为洋用”的《尘世之歌》翻译为中文,尝试“洋为中用”。



郑老师的“洋为中用”之路没有到此结束。

郑小瑛老师是汉族客家人,她曾和作曲家刘湲合作出一曲《土楼回响》,用音乐形式向外界宣扬客家人的奋斗精神和民族文化。



交响乐《土楼回响》是“中西结合”的典范:演奏中采用了不少民族乐器(比如锣鼓)来展现民俗场面,羊隐约还发现了吹叶(吹奏乐器为天然树叶)



《土楼回响》目前在国内外十二个国家演出了七十多场,创造了中国大型交响乐上演的最高历史记录。

羊记得当时刘亦菲的《花木兰》中因出现了客家土楼曾被diss“外国人不懂中国文化”…

看了郑老师的介绍后,羊突然明白了为什么电影会将女主的成长环境放置在客家土楼中;

△《花木兰》预告片。


用郑小瑛老师的话来说,客家人的历史和文化造就了“生死全凭真勇气,血汗造就客家郎”的血性;



而这刚好和花木兰的胆魄相契合。



舞台就是客家人郑小瑛的战场,她手中的指挥棒就是武器,带领着她的战士打了一场又一场完美的战役,在西方的音乐世界中展现中国力量!



郑小瑛老师今年已经91岁了,她曾三次患癌,从来没有离开过舞台。

在她90岁时,还应邀指挥《黄河大合唱》——这是一首需要保持极为饱满的情绪、特别耗费体力和精力的大型合唱声乐套曲。



她说:

“倒在指挥台上是最浪漫的事。”





《不老人生》最后一集的张行言老人也给羊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她好似拍摄的不是传记片,而是科教节目。

一开场,张行言老人就慢悠悠向观众介绍起荷花来:

“荷花的叶片和花蕾在泥里面是卷起来的,从泥巴里面出来以后再张开,所以它‘出淤泥而不染’,做人就要像荷花一样清清白白。



整期节目,张行言老人就在讲两件事:荷花和老伴王其超。

但这对她而言也是一件事。

老两口自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承接了荷花系统研究任务之后,携手研究了大半辈子的荷花,被称为“荷花夫妻”。



两人的恋爱经历说起来还蛮像偶像剧的:当年张行言和王其超是大学同班同学,王其超长相英俊,不缺女孩子追求;

△上排右二那个发型颇为摩登、笑得颇有些漫不经心的青年,就是大学时代的王其超~


咳咳咳,张行言老人还用朴实的语言,特别表述了下爱人年轻时是怎样颜正条顺——

“他长的很帅,一米七一的个子,不胖不瘦非常帅,人家都叫他帅哥!”



因为长的过于帅气,当年的王其超是大学里的风云人物,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

张行言老人还专门强调了下:“而且(那些女同学)向他(明确)表示喜欢他。”



当年为了躲避那些追求者,王其超就恳请班里年纪最小的张行言和他假扮情侣,在这个过程中,学霸“假女友”顺道帮他辅导功课。

随着王其超成绩的提高,两人慢慢产生了真感情~



1950年,帅气的校园男神和呆萌的女学霸结婚了(这是什么言情剧的剧情哦!



后来两人一起携手研究荷花,张行言负责观察记录,而后把原始资料给丈夫,最后由王其超写成论文、整理出书。

张行言老人在介绍各类荷花的时候,时不时就会cue老伴:“(栀子碗莲)这个名字是我老伴取的,因为它和栀子花很像。”



张行言特别看重“脚踏实地”这四个字,她强调他们的研究成果都是一点点做出来的,从来不抄袭,同时很难被推翻。



两口子大半辈子就守着一亩三分地培育荷花,发表了相关论文400多篇。

毫不夸张的说,老两口对荷花的研究是全世界独一份,很难被超越。



王其超爷爷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情感细腻的文艺青年,颇有些文学功底。

提到这个,张行言奶奶又开始在线“炫夫”:

老王不仅仅是个科学家,还是个文学家,他曾写了篇诗,讲他要战胜病魔活过九十岁。”



但可惜,王其超老人只活到了88岁的开头。

2016年2月5日,王其超老人去世了,在去世前一个月还在帮老伴整理荷花新品种“二月花”的资料。

△荷花“二月花”。


老人在讲述的时候,不怎么去标榜自己的功绩,好在央视的旁白会给观众介绍:

张行言和王其超夫妇二人先后培育推广出了800多种荷花品种,我国由此成为世界上荷花品种最多的国家。



老两口研究了一辈子的荷花,绝大多数观众在看央视这档节目之前,估摸着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但他们就在不知名的角落勤勤恳恳“死磕”荷花,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

任外界纷纷扰扰,我自岿然不动。

一直到生命的尽头。



张行言老人说:

“我老伴已经走了,我也不会有很长时间这个世界上了,一个人活着总要做做事,只要我活一天,我就要做事。






相比年过九十的指挥家郑小瑛和荷花育种专家张行言,今年84岁的钟南山爷爷相对“年轻”很多。

《不老人生》第三集,讲的就是钟南山。

镜头中的钟老,总是处在快速行动的状态,如若半路遇到一个关闭着的房门,钟老远远的就要叨念着:

“哎呀,这个门(怎么)老是关着。”

△如果为了一些不必要的事情耽误钟老的时间,那就准备接受他的“嫌弃”吧。


《不老人生》更加细腻的向我们呈现出钟老另一副模样——就像邻居家的老人一样,啰嗦絮叨,会拍着年轻病患的肩膀说“挺高的个啊”;



还会直面镜头坦诚地开扒自己的“黑历史”,真诚地说自己“遇到的问题很多都是未知数,都得要学”。



因为疫情缘故,“钟南山”这个名字突然“火”遍大江南北,某些观众专门找出《不老人生》“只看钟南山那集”。

说实话,这样的的评论让羊有些心酸。



如若没有连番热搜,想来“钟南山”这个名字远远没有现今的知名度。

但,他会和节目中的其他老人一样在自己的领域发光发热。

或者说打从一开始,他们就对“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热搜榜不感兴趣。

对于钟南山老先生来说,他仅是一名治病救人的医生。

△钟老在做自我介绍时没加任何title,仅仅是一句“我是一位胸肺科大夫”。


对于张行言老人来说,她就是一位“做事的人”。

郑小瑛老师对自己的定位是“大型音乐作品的工匠”。



他们不追求世人所熟知的荣耀,在各自的领域苦学钻研。

人生的价值不是在“伤春悲秋”中思考出来的,而是脚踏实地一步步走出的路。

年龄有“老”与“不老”,但人生没有。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有些人走过大半生,还是那个满怀一腔热血的青年。

他们永远走在路上。


有的人永远不会老
上一篇: 作业APP能有多龌蹉? 暗藏H5游戏入口 官微推文充满“性暗示” | 游戏茶馆
下一篇: 爱奇艺「超前点播」败诉,它要凉凉?你们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