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欢迎来到《蒲公英》专栏,中国足球有职业、非职业球员将近10万人,中超球员不足500人,其他大部分球员的生存环境和状况究竟如何?《蒲公英》专栏会专访中甲及以下级别联赛的球员、青训教练及球员等中国基层从业者,带给大家最真实的中国足球从业者生存现状。

蒲公英,四月开花,渺小如鸿毛,五月始散播于天地之间,成盛果之势。

首期栏目,我们专访的对象是被拖欠工资已久的保定籍守门员周冀萍,他曾是中国国青和辽宁全运会冠军的成员,接下里就让我们走进他的职业人生,倾听他的辛酸故事。



初露峥嵘| 加盟日之泉、入选国青,代表辽宁全运会夺冠

周冀萍出生于1994年,他小时候在保定市区的学校里踢球,后来有教练到每个班上挑选足球苗子,对他很感兴趣,正好周冀萍也一直喜欢踢足球,就主动点头答应了。

从此,周冀萍白天上文化课,下午两节课结束,就去专业体校学习踢球,随着身体的成长,他的足球技艺也越来越高。2005年,周冀萍小学毕业,辽宁体工大队来学校挑人,“相中了我和7名队友,相比上学我也更喜欢踢球多些。”

于是,周冀萍北上辽宁,从此开始了追逐职业足球梦想的人生道路。

周冀萍身高1.87米,他反应敏捷、擅长扑危险球,很快在同龄人当中脱颖而出。2012年,周冀萍加盟广东老牌俱乐部——广东日之泉,在青年队效力。

2013年7月第七届潍坊杯国际青年邀请赛,周冀萍入选中国国青,并在6-0香港标准流浪U18一役中首发。当时国青出场阵容为(4231):

12-周冀萍;16-左伊藤、4-赵源(46'27-肖煜峰)、23-陈泽鹏、25-邓涵文;8-闵泉鑫、10-阿卜杜力艾则孜·阿不都沙拉木;24-罗安东(46'17-吕品)、5-关昊、21-梁学铭(46'7-曹紫珩);9-向柏旭(69'13-刘云)

这支国青队内还有李帅、高准翼、高嘉润、魏敬宗等如今球迷耳熟能详的球员,而周冀萍当时的竞争对手是后来去了恒大的赵天赐,以及上赛季为申花出场近20次的陈钊。

2013年8月,第十二届全运会,周冀萍随辽宁U18在主场作战,由于膝盖接受了手术,周冀萍只能在替补席见证球队点球淘汰湖北,决赛2-0战胜浙江夺冠。

当时周冀萍的水平已经得到了很多教练的认可,他在辽宁U18是常备出场球员,而他的队友和对手现已有多人活跃在中超、中甲的赛场,比如张玉宁、汪晋贤、刘奕鸣、程进:

辽宁队出场阵容:12-刘伟、4-王耀鹏、10-闫鹏(83’7-张慧)、11-段云子、13-李世洲(46’33-何亚奇)、16-黄智(加时6’27-晏紫豪)、18-汪晋贤、19-刘奕鸣、26-陈程、28-岳鑫、32-董岩峰

浙江队出场阵容:1-刘畅、2-赵源、3-陈晓寒、8-沈进、9-魏照坤(74’16-施唐贤)、11-张祥、12-刘浩、14-张玉宁、18-宋海旺、22-程进(加时18’29-祖鹏超)、26-刘恒



命运多舛| 三次经历俱乐部解散,“按时发工资就很美好”

年纪轻轻就入选国青、拿到全运会冠军,周冀萍的职业起步领先了大多数人。然而中国职业足球的种种意外和恶意,让他随后7年中从被别人羡慕的对象,变成了足坛讨薪大军中的迷茫一员。

而遭遇欠薪的这种情况,周冀萍还不只遇见过一次。

2014年中甲,前一个赛季3分之差无缘升超的广东日之泉惊险保级,随之而来的就是日之泉集团撤出、俱乐部面临转让的问题,队内广东本地的球员陷入两难境地,作为外乡人的周冀萍只希望球队能存活、自己有球踢就好。

“日之泉当时挺好的,比较老牌球队比较稳定,后来老板可能是资金链断裂,无法维持球队。当时卖给陕西,某些环节没谈好,工资、奖金确认表出了问题,没能准入注册,球队就解散了。”

“欠薪这回事,我刚进入职业足球就经历过了,2014年打完最后一场比赛,保级奖金都是人家陕西给开的。”

陕西给日之泉球员开了两三百万的保级奖金,广东省体育局年底也同意了俱乐部西迁,陕西方面开发布会宣布俱乐部更名为“陕西五洲”,然而因为无缘中甲资格,以及此前拖欠工资奖金的问题一直无法得到解决,最终陕西五洲投资商撤出,日之泉宣告解散。

“当时我上一线队年龄还小,队里普遍是83-85这批的,现在基本都退役了,很少有人再继续踢球。”

查找日之泉当年30多名球员,有近20人挂靴或无球可踢,目前还在职业赛场踢球的仅有12人:

中超:廖均健(武汉卓尔)、曾超(广州富力)、葛振和蔡镜源(深圳佳兆业)、史亮(北京人和)

中甲:杨斌(梅州客家)、余剑锋(南通支云)

中乙:王强(泰州远大)、刘涛(成都兴城)、涂东旭(昆山FC)、魏景星(江西联盛)、黄浩轩(拉萨城投)

注:尹鸿博2013年加盟河南建业,喀麦隆外援马哈马-阿瓦尔在香港飞马

日之泉闹剧结束后,2015赛季周冀萍回到家乡加盟保定英利易通,当时球队被容大集团接手,2016年升入中甲,2017年遭遇“退赛门”降回中乙,2018年周冀萍自由加盟同样坐了升降机的云南飞虎。

“云南飞虎是我经历的第二支解散的球队,其实那一年挺顺利的,后来老板涉及职业犯罪被抓,俱乐部被托管工资拖了三个月,最后也就解散了。”

云南飞虎2018赛季排名南区第八,老板出事后俱乐部曾有一线生机,当时俊发集团有意1700万元接手,但经过财务尽调发现飞虎债务不只表面的3000多万,真实数据可能高达近1亿元,加上俱乐部两位股东因经济案件被广西警方带走,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谈到那一年的经历,周冀萍虽然遭遇了欠薪和球队解散,但他现在回忆起来还是觉得很怀念,“在云南其实很美好,没出事前真的不欠薪,工资发的特别按时,云南景色也很美。”



深陷泥潭| 容大“退赛门”后降级,周冀萍和队友遭遇三年欠薪

如果说日之泉转让是一场闹剧、飞虎解散是无妄之灾,周冀萍在保定容大的遭遇就称得上是“人祸”了。

容大2015年新组建球队,2016年冲甲、2017年降级,第16轮容大2-2被武汉卓尔点球绝平后,时任董事长孟永立赛后哭诉被裁判针对,并宣布球队退出联赛,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最终以容大中甲一年游的结局收场。

“其实17年最后几场球,奖金开得很高,300-500万是有的,降级可能打击了老板投资的热情和信心,随后就出现了欠薪的情况。容大实力还行,但在保定不算龙头企业,投资俱乐部给容大带来了很大的广告效应。”

据了解,保定俱乐部名称中的英利是当地一家太阳能光伏发电企业,易通是其旗下负责生产光伏组件配套材料的分公司。英利易通虽然在俱乐部名称里,但球队实际归容大所有,欠薪问题也应由容大和孟永强来解决。

“容大17年欠了三个月的工资、奖金,18年上半年有保证,但后来工资就打折扣了,比如原来是每月2万元,但可能只发1万元,让球员能应付日常开销再说,但这其实相当于降薪50%。。”

“奖金也欠了几场,容大是赢一场30万、平一场10万。还有,球员合同里如果是出场10次会增加工资收入,球队就会限制你的出场,他会按照这个算得很细。”

“19年就更离谱了,前两个月按时发足额工资,之后就没再发过。然后联赛中期的奖金确认表要签字,就补发过1个月的工资。当时队里有两位小球员,一个月工资8000-9000元,因为之前欠薪不签字,俱乐部就让他们离队了,后来工资又给他们补的,加起来不到10万元,工资低处理起来也容易,因为赔得起。”

作者再三询问周冀萍及其队友,确认容大是否补发过17、18、19三年所欠工资奖金,均得到了一致的回答:“没有,绝对没有。”

“球队原来住孟永强旗下的酒店,后来好像被抵债了,我们搬到河北大学体育场包厢里住。现在俱乐部让大家把自己的东西都搬走,整个疫情也没人上班,联系人也找不到,他(孟永强)不会接电话,也不会回微信。”

对于自己和队友们目前的状态,周冀萍表示:“我本来要结婚,婚礼因为疫情推迟了,房子已经买好、月供8000,这几个月我没有收入,现在房贷对我造成了巨大的负担,主要是靠老底撑着,家里也会给一些帮助,但这都不是长久之计。”

“我和队友家境都很普通,很多人在家待业,出去找工作要交试训费的,一天大几百吃住花下来费用也不小,没人脉,单靠能力想留下,太难了!大家都怕了!”

“现在有年轻球员为了生存,已经选择不踢了,想另谋生路活下去,确实踢不了球了。真的,大家正走在被迫决定退役,或者说快决定退役的这条路上。”

“大家看主流报道,认为足球运动员挣了很多钱,但中国职业球员是金字塔形的,塔尖是少数,剩下大多数都挺一般的,一旦被欠薪,每年领到的就只有欠条,啥也不顶用!”

据作者了解,保定容大球员的工资按月发放,主力一年大概50-60万,替补20-30万,年轻球员10万左右。

对此,周冀萍坦言:“去年一年我工资+奖金,到手55000,日常花销加上每月8000元的房贷,真的压力太大了!”

写在最后

尽管讨薪路漫漫,但在被问及是否会继续在足球这条路上坚持的时候,他的回答依然坚定:“当然,不踢球还能干嘛?自己从小就坚持的路子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无论如何还是会坚持,真的希望中国足坛的这些问题能够解决,给球员一个好的生存环境吧。”

《蒲公英》专栏首期人物周冀萍的故事就先介绍到这里,我们也争取联系到专业的法律团队对保定球员们进行援助,希望每一份汗水和付出都能得到应有的回报。

而对于正在踢球的球员,周冀萍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我们跟律师求助时,律师都说签订的合同太儿戏,把对方的责任摘得一干二净,工资和奖金被改成‘表现贡献奖’、‘最佳新人奖’,乱七八糟的。所以,大家签字的时候一定要千万注意。


下载虎扑APP,看更多深度好文
上一篇: 提高数学智能的亲子游戏
下一篇: 他依然可以再红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