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桌子的生活观关注我


一张聚焦于生活里的智慧、温暖的桌子

1

这个社会最不能容忍出现的事情是什么?


就是关于孩子的食品健康问题。


最近郴州“大头娃娃”事件的出现,引起人神共愤。


郴州永兴县的5名家长发现自己的孩子出现了一些可疑的症状:生长发育迟缓、湿疹反复发作、频繁发烧、拍头、颅骨突出等。



到医院一检查,竟被确诊为佝偻病。


而引起佝偻病的元凶,是重度营养不良。


家长感到很不解,自己从来没在吃上亏待孩子,孩子每天喝下去的奶粉也不少,怎么会营养不良呢?


后来,他们才开始查到是自己从母婴店购买的奶粉有问题。


这些宝宝,都是被检查出对牛奶过敏,或者肠胃有问题,不能食用普通奶粉,只能食用特殊配方的氨基酸或水解奶粉。


因此,家长去母婴店购买这样的奶粉,而导购给他们鼎力推荐了一款名为“倍氨敏的产品。


这款“奶粉”有什么问题呢?


问题大了,它根本不是奶粉,而是蛋白固体饮料。



有家长曾对此提出疑惑,导购的解释是:“蛋白固体饮料”是“牛奶”的另一个简称。


就这样,家长们信以为真,将“倍氨敏”作为主食喂给孩子,时间短的喂了几个月,时间长的喂了两年多。


但它吹破了天也只是饮料啊,根本无法提供全面均衡的营养。


让一个成年人一日三餐只喝饮料,时间稍长都会出问题,更何况是各方面都还在发育的婴幼儿!


有个孩子的体检报告显示,从12个月到18个月,整整6个月都是停止发育的。



有的孩子全身突发不明原因的大片红疹,使劲地拍打自己的头,样子极其痛苦。



想到弱小的孩子长期喝这种没营养的固体饮料,身体出现各种各样的症状,但他们又说不出来,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只能一天天地消瘦下去,甚至变成“大头娃娃”,我的心就觉得像被揪着一样痛。


让人痛心的是,这些孩子的家长,他们不是省钱买劣质奶粉才上当受骗的,恰恰相反,他们为了孩子,根本没有计较价格。


倍氨敏一桶只有400克,是普通奶粉的一半不到,但售价却高达298元,比顶级的国外品牌奶粉价格还高。


有个妈妈说:我每个月的工资只有2000多,但我女儿一个月就要喝3000多块钱。



我想,要是是正规的产品,孩子喝了以后能好好的,各方面都正常,父母花再多钱也觉得值得,但是,现在是钱花出去了,孩子却一直在伤到伤害。


当家长看到自家孩子各方面落后于同龄人,想到过去的日日夜夜,孩子都在喝着自己花重金买来的“毒药”,而自己却浑然不觉的时候,他们该有多自责,多后悔?


我越是同情受害的孩子和家长,就越是对涉事企业、商家充满愤怒。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倍氨敏的生产商为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


该公司回应称“倍氨敏是合格产品,包装清晰标注为固体饮料,没有夸大宣传”。



按固体饮料的标准,倍氨敏的确是合格的,但这就代表涉事企业可以逃避责任了吗?


不是。


固体饮料的国家标准,除了对蛋白质含量作出要求外,其他的营养成分,比如脂肪、碳水化合物、维生素、矿物质等,均没有任何要求。


而婴儿配方奶粉的国家标准,对所有的营养成分都有详细规定,而且,还需要经市场监督管理局部门审批通过后才能生产和销售,把控非常严格。


倍氨敏固体饮料,从产品命名到形象包装,都是在打擦边球,目的是让家长误认为这是奶粉。


“深度水解蛋白和无乳糖配方粉”,听上去和“配方奶粉”只有一字之差。



“适宜为中轻度乳蛋白过敏、乳糖不耐受人群提供营养支持”,这还不是在误导孩子家长?



除此之外,还有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挂羊头卖狗肉:


“某某权威机构推荐乳蛋白过敏首选深度水解乳蛋白粉”、“深度水解配方奶适用于6个月以下婴儿......”



厂商这是想干什么?明明只是一个固体饮料,你花那么多精力往婴儿奶粉上面靠什么?


卖的时候,就往奶粉上面蹭,误导消费者,被查的时候,就说我只是固体饮料,真TM打得一手好算盘!


如果说母婴店的导购把饮料当奶粉卖给消费者是利益熏心,那么厂商故意误导消费者就是罪恶的来源。


“大头娃娃”事件爆发后,有人骂家长没常识,没文化,不负责任。



但桌子认为,错不在家长,孩子健康受损,他们是最难过最心痛的。


但他们大多不是专业人士,他们也没有想省钱买劣质奶粉,在厂家全方位无死角的包装下,和所谓“专业人士”的大力推荐下,出于为孩子好的心理,才落入了陷阱。


不分青红皂白地去谴责家长,和“受害者有罪论”有什么两样?


要被追责的,应该是投机取巧的无良企业,和为了销量指鹿为马的母婴店。


2

其实类似的事情,早已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今年3月30日,同样是在湖南郴州,多名家长投诉郴州儿童医院,称某医生将一款名为“舒儿呔”的固体饮料,作为特医配方奶粉,推荐给牛奶过敏患儿食用。



孩子出现了发育停滞、颅骨突出、走路内八等症状。



更严重的,肝脏、肾脏、心脏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损害。


有个家长说,她的孩子去医院检查,发现心脏组织细胞受损。



5月13日,郴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卫健委回应了对此事的处理:


企业将联合医院按退一赔三的方式(退款赔偿三倍损失)向受害者家属赔偿,已安排患儿进行体检,涉事医生停职一年。


这个惩罚实在太轻,孩子已经产生不可逆的严重伤害,会影响他们一生,而他们就轻易逃脱了,如果犯罪成本如此之低,他们会不会再犯?


这样的处理,显然无法弥补家长的损失,难以平息他们的愤怒。


现在的特医配方奶粉市场,可以说是群魔乱舞,用固体饮料冒充奶粉的所谓“品牌”,层出不穷。


去年,《人民日报》就曾发表了一篇调查文章,曝光了一个名为“雅乐迪”的牌子,其售卖的“适度水解蛋白配方粉”,实际上是固体饮料。



深圳一位市民把自家宝宝喝的一款名叫御敏膳的“奶粉”拿过来一看,赫然发现上面也印着“固体饮料”字样。



还有一名网友投稿,说某地级市人民医院的医生,给她几个月大的宝宝推荐一款名为特能舒疸的“奶粉”,其实,也是固体饮料。



有句话说,当房间里出现一只蟑螂的时候,很可能,已经有成千上万只蟑螂了。


现在被爆出的就已经有倍氨敏、雅乐迪、舒儿呔、特能舒疸,那在其他我们尚未关注到的角落,还有多少套路相似、名目繁多的假奶粉在毒害幼小的生命?


为什么这些黑心企业像苍蝇嗅到血腥味一样,盯上了特医配方奶粉这个领域呢?


很简单,因为利润大,有钱赚。


据一位专业人士透露,目前国内特医配方奶粉的市场容量大概有二三十亿,但通过国家市场监管部门的品牌并不多。


而特医配方奶粉又和普通奶粉的销售有一些不同:


第一,它可以切入医务渠道,由医生来推荐。


《新京报》记者曾做过一个暗访,得知某家食品公司的销售负责人,自2018年以来,辗转到过武汉、北京、长沙等地的妇幼医院。


对医院消化科、儿保科、呼吸科、皮肤科、儿童ICU、急诊科中有处方权的医生进行重点“公关”。


医生每帮助售出一罐“特配粉”,就能得到60元左右的提成。


这名销售负责人得意洋洋地说,医务渠道很稳定,如果说母婴店是“看天吃饭”的话,医务渠道就是“天长地久”。


第二,特医配方奶粉本身的毛利润就比较高,而这些生产固体饮料的企业,成本更低,利润就更大了。


倍氨敏的生产方——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2月,注册资本200万元。


据天眼查数据,2019年该公司对外公开年报显示,年度销售总额达到1405.47万元,同比增幅高达85%。


线下销售的母婴店,也逐利而动,成为利益链条中的最后一环。


比起特医配方奶粉,固体饮料进价要更低,所以一些母婴店会用固体饮料冒充特医配方奶粉,以此获取更高的利润。


在被问到“为什么要把固体饮料当成奶粉卖给家长”时,郴州永兴县爱婴坊的一个店长说了句大实话:我们都是靠奶粉吃饭的,肯定是跟着销售走。



该母婴店的负责人说,他的5家门店一共进了47箱倍氨敏,每箱两斤重、十二罐,在2019年10月前全部卖完。


就这样,在生产企业、医生、母婴店的三重夹击之下,家长们无处可逃,只能像韭菜一样,被疯狂收割。


乱象的背后,不禁让人心寒!


3

郴州大头娃娃事件发生后,很多人都联想到12年前的三鹿毒奶粉事件。


这次是挂羊头卖狗肉,用饮料充当奶粉,和国产奶粉没有关系,但国产奶粉很容易为此而背锅。


自从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发生以来,消费者对国产奶粉的信任度已经降到了冰点,直到现在,也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对国产奶粉充满忌惮。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对当年的事件有印象?


2008年9月11日,调查记者简光洲在《东方早报》上刊登出了一篇“14名婴儿疑喝三鹿奶粉导致肾病”的报道。



当时他在医院里看到的是一幕幕不忍直视的惨景:


因为尿道里堵满了结石,几个月大的婴儿无法排尿,全身浮肿,尿道里插着好几根导尿管,痛苦得嚎啕大哭。


婴儿的父母无计可施,只能陪着大哭。


经事后追踪,当年共有30万婴幼儿因食用问题奶粉身体出现异常,6名幼儿不幸去世,波及范围之广,影响之恶劣,令举国震惊。


甘肃一个叫车彦军的农民,他的两个儿子是受害者,十年后仍然受到后遗症的困扰:个头矮、频繁生病、尿不尽等。



记者问他:以后家里有了孙子,会给他们喝什么奶粉?


这个朴实的父亲无奈地说:


咱们农村的,喝那个外国奶粉也喝不起,只能喝国产的,你说国产的也不可能全都有毒吧,就算没什么营养也不要紧,只要没毒就行了。



对国产奶粉的要求,已经低到不能再低,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无比心酸。


三鹿毒奶粉事件背后,还有无数这样绝望无力的家庭。


因此,该事件对我国乳品市场的冲击,可以用天翻地覆来形容。


从此很多人不再相信国产奶粉,国产奶粉的销量出现断崖式下跌。


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一些奶粉品牌,大多都是国外的,桌子身边的朋友有了宝宝后,也大多会托人从国外代购,或者购买进口大牌奶粉。


即使现在国产奶粉已经做得很好了,但是信任很难恢复到之前。


三鹿以一己之力,摧毁了整个国产奶粉市场,信任的崩塌只需要一瞬间,但重建,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从12年前的毒奶粉到12年后的假奶粉,不法分子都是那么恶毒,人性的丑陋还是没有变。


孩子是社会良心的底线,这条底线没有守住,社会信任就有再次崩溃的风险。


对伤害婴幼儿的违法行为,我们一定不能姑息,要追责到底,还可怜的孩子和家长一个公道。


相关部门也要加强监管,不能出一个事情才查一个事情。


孩子是我们社会的未来,任何利用孩子赚黑心钱的行为,绝不能轻易放过。


如果良心靠不住,那就依靠法律,如果法律无法约束,我们就一起监督。


谁都会有孩子,谁的孩子都可能会受到伤害。


我们能做的就是举报一个是一个,端了一窝是一窝。


现在网络信息的力量很强大,一传十,十传百,把这些无良的商家通通逼到无所遁形。


让我们的孩子在一个良性的社会中长大,让我们留给孩子们一个更好的世界。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二维码 关注桌子


推荐阅读(点击蓝色小字即可):


《陈赫 vs 罗永浩,中年“后浪”的直播带货之春》


《台湾“代孕合法”事件引巨大争议:你看到了公平交易,我看到了残酷剥削》


本文编辑:田七喜,排版:造梦。音乐:赵钶 - 有人。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问题请联系后台。


愿世界上所有相同磁场的人都可在这里相逢。我是桌子,谢谢你的阅读。

上一篇: 现在的男人也太快了吧!!!
下一篇: 爱奇艺「超前点播」败诉,它要凉凉?你们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