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韩国在抗疫方面都表现得非常优秀。
在没有封锁城市的情况下,大力推广新冠检测,追踪密切接触者,把疫情控制在早期阶段……这一系列操作在国际上获得了高度赞誉。

眼瞅着这两天,
韩国的每日确诊人数慢慢变成了个位数, 即将清零,谁知道,竟然又爆发了新的疫情,每日新增几十例!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一切,都因一位代号为“龙仁66号”的病人而起。

在确诊前,他一天晚上逛了首尔梨泰院地区的五个夜店,接触了至少2000个人,影响了超过1万人!
至截稿时,梨泰院夜店已经确认发生了严重的聚众感染,有119名相关人员确诊!其中有69名为首尔居民,还有50人散落全国各地。


可以说,这位66号大哥是凭一己之力让韩国的疫情又退回了一个月之前……

【“龙仁66号”的动线】

具体的情况还得从四月末五月初说起。
那个时候,韩国的新增确诊病例已经明显减少了,于是韩国政府稍微放松了社交隔离的限制。

恰逢黄金周,不少蠢蠢欲动的韩国人都选择外出玩耍,其中就包括这位“龙仁66号”的男士。
“龙仁66号”来自于首尔以南的龙仁市,今年29岁,平日里在城南市的一家软件公司工作。

在4月30日(周四),假期的第一天,
他和三个朋友一起在首尔的松坡地区,京畿道的加平市,江原道的春川市和洪川市旅行。
周五白天外出就餐,晚上11点左右,他和一位朋友又一起前往了梨泰院的夜店,不是一个夜店,而是五个夜店!


熟悉韩国文化的朋友可能了解,梨泰院是人口密集地区,外来人口也多,传染风险极大。
但两个人不管不顾的在夜店里度过了快乐的时光,一直到周六凌晨4:40才打车回家。

这个朋友是和“龙仁66号”周四一起旅行的三个人之一,他后来也被检测出新冠阳性。


在逛夜店的时候,“龙仁66号”并没有身体不适,
但是到了第二天也就是周六,他开始出现了高烧和腹泻的症状。
一开始他并没有在意,下午四点的时候还外出吃饭和乘坐朋友的车回家。

在周日(5月3日),他前往了医院和药房,随后呆在了家里。在5月5日,前去做了检测取样。
检测结果在周三(5月6日)的早晨出来,他被确诊阳性,随即被送往了医院。

当工作人员追查他的行踪和接触者时,简直惊呆了!
旅行+去五个夜店,这到底会遇到多少人?!
特别是像夜店这样封闭又人员密集的场所,病毒的传播威力简直让人细思恐极。

事实果真如此……
随后的几天,新冠确诊人数激增。
到了5月9日,“梨泰院相关”确诊人数达到了40人!

面对新一波的感染,首尔政府立刻采取紧急措施,
下令无期限关闭所有的夜店,酒馆等所有娱乐场所,禁止人群聚集。


并且呼吁所有在4月29日-5月6日去过梨泰院夜店的人呆在家里,不要外出,并且向保健所进行报告。
随后,首尔市政府和疾控中心加大了追查力度,企图查明66号的接触者并且尽快切断传播链。

【调查过程困难重重】

在一开始,调查还算比较顺利……
首先他们发现,66号近日并没有出国旅行史,也不是什么确诊病人的密切接触者,
说明他是通过“社区传播”而感染上病毒的。
他也是龙仁市时隔一个月出现的第一位社区感染患者。具体是谁传染给他的,目前仍然不清楚。

其次,他们很快就锁定了66号的密切接触者,
他的朋友,家人,还有公司的43名同事,到目前为止其中有不少已经确诊。

但是在排查夜店的时候,棘手的问题就接踵而至了……
最明显的难题就是,夜店人员流动量大,涉及范围广,接触者不好追溯。

66号曾经前往的五个夜店很快就被检疫部门锁定。
的确,这些夜店基本都是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经营的,比如第一家被曝光出来的“King夜店”,
他们给所有客人都进行了体温测试,进行了进入登记,提供洗手液并且鼓励客人戴口罩。


可这些措施并不能有效防止病毒传播。
有人曝光了66号1日当晚前往的某一家夜店当时的现场画面,尽管画面已经被处理过,依旧可以看到狭小的环境里全都是人,彼此靠的很近。


同时,因为很多人是外国人,或者登记时留下的电话都是假的使得警方比较难联系到他们。

最让人头疼的,就是这些泡夜店的人并不是呆在一个夜店不动的。就像是66号“一夜五店”一样,其他人也是多个夜店、酒馆到处跑!
这样下来造成的影响人数就是指数级增长!

据媒体报道,在11号确诊的一名梨泰院夜店相关患者,也是一晚上换了三到四个夜店。
截至12日,已经有将近10家夜店和酒馆被牵扯进了“梨泰院聚众感染事件”里。

会造成这种情况有两个原因,
第一是不同的夜店会在不同的时间段有表演节目,因此许多人会辗转地方看节目,
第二则是因为梨泰院的氛围比起江南和弘大之类的地方更自由,人们只要花很少的入场费就可以在夜店呆很久,所以大家都放肆地到处乱窜。

但问题是……
当初人们跑得有多爽,现在追查起来就有多头疼啊!
为了能够彻底查清状况,检疫部门也只能硬着头皮挨个突破这些问题了……


目前,检疫部门已经把搜查的范围从66号去过的5个夜店扩大到了9个人流量大的夜店。


在获取了夜店的访客记录之后,根据访客曾留下的姓名和电话号码一个个进行电话访问。
在5月11日,首尔市长表示他们获取了有5517个人的访客名单,但其中将近一半不是留的信息不全就是留的假号码。到现在,还剩下1900多名联系不上。

因此,检疫部门先通过让朋友指认的方法来联系这些人,实在不行再把从店家那要到的消费者信用卡信息交给警方,拜托他们来进行追踪。

至于那些外国人也是一样对待。
在13日首尔市政府表示,从4月24日至5月6日的10905名梨泰院游客中,共有1210名即11%被确定为外国人。
首尔市政府将指导他们接受英语的诊断测试,总之一个也别想跑……


他们还通过电信公司,给所有在4月24日至5月6日间曾在附近移动的手机号码发出警告简讯,让他们接受筛检。
毕竟,比起检疫部门来查,还是当事人自己前去报告主动进行检测会比较方便和快捷。

可是这又牵扯出了一个有些敏感又复杂的问题——这几家夜店的受众是性少数群体。

据媒体爆料,66号病人前去的夜店全都是“gay吧”。
尽管没有一个夜店在其官方网站或社交媒体帐户上这样描述自己,但是这似乎已经成为了圈子里的“共识“。


虽然后来在网络上有看似66号本人的人发帖,表示自己只是在朋友的介绍下“好奇”才去的这几家夜店,
但在网络上,他基本上已经“被迫出柜”了……

或许这个事情在大多数人眼里是悲惨中带着点好笑,但对于其他很多当事人来说,是“不寒而栗”的结果。
毕竟,韩国相比西方国家对于同性恋的接受程度仍然很低,恐同的情况屡屡发生。
特别是在这次疫情爆发之后,许多人又对性少数群体横加指责,引起“恐同潮”,更让他们不敢发声。

最后,这些曾前往夜店的人们因为不希望自己的性取向被发现,而不敢回应检疫部门,更不敢主动接受检测。


到现在,情况竟然就像之前新天地教爆发疫情,教众不希望别人发现自己是新天地教教众一样,
出入夜店的性少数群体明明没有伤天害理,却不得不像邪教成员一样隐藏自己的身份。

这所造成的结果是双向的伤害,
既让性少数群体遭到了来自社会的羞辱和伤害,也加大了政府的排查难度,导致恶性循环……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找到更多曾前往夜店的人,韩国政府也是绞尽脑汁。
在5月11日,韩国发出警告,禁止各部门泄露有关新冠患者的个人信息。


同时,还发布了一个“免费匿名检测”政策。


在全国范围内,想要接受匿名检测的人,
只要提前告诉诊所自己的匿名请求,就可以直接接受检测。不需要留下姓名,只要留下可靠联系方式即可。

根据疾控中心的数据来看,在这个措施实施之后,前去检测的人数有了明显提升。


在11日,韩国总理丁世俊对所有前往梨泰院的人恳求道,“各位犹豫一天,我们的时针也许就要停走一个月,请立刻联系筛查诊所吧!”

至截稿日,在首尔共有超过1.4万名曾经前往梨泰院的访客接受了检测,而在全国范围内有超过2.2万梨泰院相关人员接受了检测。

相信,只要大家全都去接受检测,就可以尽快把疫情控制住。只希望,这一切都来得及,毕竟……

【二次传播已经发生】

前文提到,目前已经有119名梨泰院夜店相关的确诊者。
其中首尔69名,京畿道23名,仁川15名,忠北5名,釜山4名,全北,庆南和济州各有1人。


但人们所担心的二次传播,已经发生了……
确诊者中,有76人是亲自去梨泰院夜店感染上的,剩下的43人则都是因为二次传播而被感染,包括去夜店者的家人,熟人和同事。
他们中有102名是男性,17名是女性,年龄大多在20-40岁之间,但也有一位1岁的孩童和一位84岁的老人。

而且在确诊的患者中,有一些可能造成了更加严重的疫情扩散,比如隐瞒信息……

有一位代号为“仁川102号”的患者,
他在5月2日至3日凌晨去过梨泰院的夜店和酒馆,还和其他后来确诊的患者一起吃过饭。
当检疫部门调查的时候,他谎称自己“无业”。


可是通过GPS,检疫部门发现102号的陈述和实际路线不符,经过再三追问,他才承认,自己在一个补习班当讲师,还在某户人家里当家教。
检疫部门立刻隔离了补习班的15名学生和其他老师,并且进行了取样检测,结果发现了8个人确诊,包括6名学生,一名老师,和一名孩子家长!


目前,仁川市政府计划“虚假陈述干扰流行病学调查”的罪名起诉这位102号讲师。

除了确诊者之外,在前往梨泰院的访客中,有一些因为职业特殊而引起了关注。

据新闻报道,在首尔共有105名本土老师,53名外教在危险时期前往过梨泰院,其中有14名前往了夜店。
他们都是自愿报告说自己参观了梨泰院娱乐设施的,目前尚没有人确诊,还有33人的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


老师去夜店,也有学生去夜店……
据媒体报道,首尔某高中的一名高三学生也在放假期间前往了梨泰院的夜店,并且之后两次到校上课。
所幸,他目前的检测结果是阴性,但仍在隔离中。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00后的年轻人与梨泰院夜店确诊者有密切接触,后被确诊。
他去过KTV,图书馆,还有网咖等人流密集场所,也有可能扩大疫情的影响。


针对这些老师和学生,韩国教育局也出台了一些政策。
首先他们表示绝对会对这些人的身份保密,自愿上报是不会有任何惩罚的。

其次,无论测试结果如何,一旦出现症状,教育局都会让这些人员进行隔离,禁止上班上学。
还计划为每所学校指定一名专门的管理人员来检查自主隔离的状态。

最后,他们已经开始在全首尔范围内调查是否有其他高中生曾前往梨泰院的夜店,并且已经通知了各级学校,要求加强学生了解梨泰院事件的情况。


还有一个让韩国人热议的职业就是“偶像”。
据媒体爆料,女团Kara队长出身的朴奎利在3日前往了梨泰院夜店,热舞且并无配戴口罩。
随后朴奎利承认了此事,向公众致歉,但表示自己一直戴着口罩,并且在看到新闻之后立刻做了检测为阴性。


目前韩国警方表示,他们将动员8000名人手来查出剩下联系不到的1900多名梨泰院夜店访客……


希望能够尽快排查清楚,
避免更多的二次感染,甚至三次感染吧……

但是说真的,少去两次夜店,也比生病丢了命墙啊……
为了自己爽,这又要浪费多少人力和资源,而韩国好不容易即将清零的疫情,又报废了……



上一篇: 一支“失控”的400亿美元基金:管理层面临特朗普清洗,或被禁投资中国公司股票
下一篇: 6月好日子送达:为你解锁锦上添花的时刻